河南伤妻案男子终无罪:坐牢15年持续申诉 考虑国赔

祁连山网 刘 欣2019-05-14 15:02:29
浏览

  河南伤妻案男子无罪记:坐牢15年持续申诉,叹“春天来了”

  坐牢15年,上诉、申诉17年,已经53岁的河南人曹红彬,终于等来了无罪判决。

  2019年5月13日,重审此案的河南省禹州市法院宣判,认定此前指控曹红彬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判决曹红彬无罪。

河南伤妻案男子终无罪:坐牢15年持续申诉 考虑国赔

  5月13日下午,曹红彬被宣布无罪后,举着判决书与辩护律师合影。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

  “终于无罪了,终于清白了!”5月13日下午走出法庭后,曹红彬对澎湃新闻()说。他和几名亲属争抢着举起判决书,使劲地挥舞、喊叫。

  17年前,曹红彬被指控卷入婚外情而想离婚,凌晨举起十多斤的石头去砸熟睡中的妻子,致其身体重伤和精神残疾。法院一审判处曹红彬死刑,后来又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。2017年曹红彬刑满释放后,仍申诉称自己没有“害老婆”。

  这起案件经历三级法院十多年的重审、再审,如今终于落槌。获得“清白”的曹红彬表示,下一步将申请国家赔偿。至于当年伤害其妻的真凶身份,目前还是谜团。

  从判处死刑,到改判15年,再到宣判无罪,曹红彬一案为何历经如此曲折?

  三级法院17年审理

  河南鄢陵人曹红彬曾是当地一家棉化厂的职工。案发前他已停薪留职数年,和妻子李玲(化名)在彭店乡经营一家糖烟酒批发部。

  2002年4月20日凌晨,李玲在自家店子门前被砸伤头部,下身赤裸地倒在床边。曹红彬呼喊邻居并报警,将妻子送往医院救治。经鉴定,李玲的身体损害构成重伤,精神伤残达到重度二级。

  曹红彬很快被鄢陵县公安局锁定为犯罪嫌疑人。案发第5天,他被以涉嫌故意杀人刑拘。2002年10月,许昌市检察院指控曹红彬犯故意伤害罪,提起公诉。12月,许昌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。

  判决书记载:2002年4月20日凌晨2时许,曹红彬为达到与妻子李玲离婚的目的,从鄢陵县城驾驶面包车回到彭店乡。他从门外拾起一块石头,来到自家批发部门前,见李玲在门前小床熟睡,便举起石块向她头部猛砸两下致其昏迷,然后将李玲的秋裤、裤头脱下来,又从屋内拎出两只钱箱,分别扔在门口附近和村外路边的麦地,伪造强奸、抢劫作案现场之后,曹红彬才喊起他人,报警并将李玲送往医院。

  一审法院认为,曹红彬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,为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,对其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曹红彬除了在公安侦查时作过一次有罪供述,在庭审和上诉环节均称自己无罪。他说,事发那天的凌晨,他从县城回到自家批发部,发现妻子受伤倒在地上,连忙喊人、报警、送医院。

  一审判决后,此案在中院、高院和基层法院之间,陷入撤销、重审,再撤销、再重审的“循环圈”。

  曹红彬上诉后的2003年10月,河南省高级法院作出裁定,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,撤销原判决书发回重审。

  2004年8月,许昌中院重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曹红彬有期徒刑十五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四个月后,河南高院再次作出裁定,撤销许昌中院的重审判决,又发回重审。

  此后,该案进入基层法院审理。2005年12月,鄢陵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对曹红彬判刑十五年,剥夺政治权利五年。曹红彬再上诉,被许昌中院驳回。2006年8月,曹红彬转到河南省第三监狱服刑。

  2017年4月20日,关押了15年的曹红彬刑满出狱。他向司法机关继续申诉。

  其实,早在2012年5月,许昌市检察院审查后认为此案存在重大疑问,建议法院重审。2016年许昌中院决定再审此案,两年后该院作出裁定,认为原一审、二审判决认定曹红彬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发回鄢陵县法院重审。案件又回到起点。

  2019年2月,该案改变管辖,由许昌中院指定禹州市法院审理。经过4月的开庭审理后,5月13日禹州市法院宣判,认为曹红彬伤害其妻李玲的事实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,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,遂判决曹红彬无罪。

河南伤妻案男子终无罪:坐牢15年持续申诉 考虑国赔

河南伤妻案男子终无罪:坐牢15年持续申诉 考虑国赔

重审此案的禹州市法院,对曹红彬作出无罪判决。

  婚外情成为伤妻动机?

  回溯此案十多年的审理,曹红彬的作案动机曾引起争议。这其中涉及一段令曹红彬“很悔恨”的情节——婚外情。

  曹红彬与妻子李玲当年经人介绍认识,婚后生育两个儿子。从棉化厂停薪留职后,曹红彬与妻子做起了糖烟酒的批发生意,日子红火起来。这时候,一个女人再次进入曹红彬的生活——他的前女友丁慧(化名)。

  曹红彬曾在上诉书中写下这段“情史”。他与丁慧当年在棉花厂共事时相恋,但因种种原因没走到一起,后来双方各自组建了家庭。大概在李玲被伤害一案发生半年前,曹红彬与丁慧旧情复燃。后来两人被法院认定“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”。

  一审法院曾认定:曹红彬因婚外情想达到与妻子李玲离婚的目的,案发当天凌晨,他喝酒后在县城给丁慧打过电话,便驾车回到批发部,用石头砸伤妻子。

  曹红彬在侦查阶段的一次有罪供述中称,当时和丁慧通完电话后,他“一路上心里不是滋味”,“就准备回家后想办法弄出点事,以此为借口和俺老婆离婚。”后来,“见我老婆在地上躺着,头上全是血,我后悔了,就赶紧喊邻居,打了110和120。”

  不过,在法院审理和上诉时,曹红彬称自己在侦查阶段遭到刑讯逼供,被铐在铁椅上“三天两夜”,经不起“折磨”才违心“交待”。

  曹红彬在上诉书中写道,当年丁慧跟他提过“一起过日子”,但他不想和妻子李玲离婚,“不能让两个家庭都破裂,这样会伤害我们的孩子。”曹红彬还称,即使是想离婚,他也不会残忍伤害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妻子,“如果是我,千刀万剐。”

  许昌市检察院2012年在《检察建议书》中也指出,曹红彬虽然与丁慧有不正当关系,但两人的供述均表明曹红彬不愿离婚,且当时曹红彬夫妇生育儿子,家庭条件较好,“曹红彬突生砸死妻子的念头,与情理不符。”

  关于作案时间的侦查实验

  在案件审理阶段,对于曹红彬的作案时间,辩护律师提出了质疑。

  根据许昌电信业务话单记载,案发当天,曹红彬和丁慧打完电话的时间是凌晨2:09。此后曹红彬驾车赶往自家批发部;鄢陵县急救中心接诊登记表记载,医院接到120救助电话(李玲受伤)的时间,是凌晨2:55。

  以此计算,如果认定曹红彬是真凶,其作案时间应不超46分钟。

  在46分钟内,曹红彬能否从县城赶回位于乡下的批发部,用石头砸伤妻子,然后脱裤子、丢钱箱,完成强奸、抢劫现场的伪造?

  为了验证这一问题,办案机关做过两次侦查实验。第一次实验是案发后的第三天,由鄢陵县公安局实施。民警从县城十字街驾驶面包车,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到达案发现场,用时16分钟。

  第一次实验两年之后,鄢陵县公安局、许昌市检察院、许昌市法院共同完成了第二次实验。时间是早上9点多,工作人员模拟了全过程:驾车用时20分钟,作案、救人用时19分10秒,共计39分10秒。

  39分10秒是在46分钟的作案时间内。办案机关据此认为,曹红彬有时间完成作案。

  在今年4月的庭审中,辩护律师之一的毛立新对两次侦查实验表达了质疑。